找回密码
搜索
 
返回列表

[旅游日记] 云南新平游(之四)游哀牢

[复制链接]
周顺 发表于 2015-11-12 09: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1.jpg



       游哀牢山是计划里的重点,没来之前杨明在电话里反复提及,为此,我还上网查了一下,做了一下攻略,满怀期待。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积了一夜的情素,化为泡影。只能这样了,让遗憾存留心间,待作来年吧。看这雨势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不得不改变行程。一人出行,两个人相随,鞍前马后。这待遇对于初次出门旅游的我来说相当可观,虽有遗憾,却心存感激。行李只有一个随身的布包,拎上就走。在杨明的带领下,张先生开车,在雨中寻找地方填肚子。其实不饿,杨明说饭总是要吃的,不能留到下一顿,不能两顿作一顿。

       在雨中,越发觉得这里的树木多,且异常浓密,好像不费力气就能长出很多来,即使是在同样也不缺树的江南,也无法相比。车在一片浓密的树荫下停住,车门开启,雨依旧在下,有几滴从树冠上落下来,滴在脸上,冰凉的。脚落在积水的水泥路上,发出“啪哒啪哒”的响声,传出去很远。一条街没几个人,干干净净,不声不语,像一个大家闺秀,文文静静,清秀可人。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高高大大,却在腰身处长出一溜一溜胡须状的物质来,褐色的,用手掐一下,有汁液流淌出来。我说:“这树根都长到腰上来了。”杨明说:“这是青树。那也不是树根。”一场雨,街上的人一下少了很多,每家每户的生意也显得异常清冷,主人也不迎出门,只是在屋子里闲坐,等待着客人自动找上门来。你来与不来,门总是这么开着。雨中的戛洒别有一番韵味。

       早餐吃的依旧是米线,这种食物在皖南也有,只是没有这里的地道。其实还有很多种选择——面条、凉粉、卷粉、混沌,也有米饭,前一天在磨盘山一碗凉粉吃了一半,实在是难以下咽。多年来味蕾已经适应了某些味道,像一个上了岁数的人一样,已经顽固不化了,很难再改变。杨明和张先生进食的神情比我专注,吃到最后总能一尘不染,底儿朝天。这似乎是一种生活的本能,可不要小瞧,这是一项本领。相比之下,我反倒显得粗糙,难道我是一个不能够认真对待生活的人么?我们年龄相仿,他们却比我通达,比我了解世事和专注生活。

       杨明没有急着离开,在等雨,和老天爷较劲儿。或许是朋友的无微不致,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感到亲切,似乎我也一直在寻找这样的一个去处,眼前不过是久违之后的一种回归。是的,在这里,很多事物总是那么和谐融洽,自然而然,不用你催,不用你逼,它们就是你想要的样子。我们要花上九牛二虎之力的事情,在这里或许轻意就实现了,且堪称完美。

       雨似乎下小了些。我们坐上车,杨明决定按原计划上哀牢山,虽然不知道这雨会不会停,如果下大就中途退回来。杨明是为了圆我的心愿,也是在圆他之前的许诺。车大概开了半个小时,雨停了。这失而复得的惊喜,我们都很兴奋。张先生驾驶技术很好,车速很快,山路七弯八扭,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张先生是彝族,仔细看时,眉宇之间确与汉族人有些微不同。

       车外山势变化不定,时而迫近,时而又被拉远。忽然有一束阳光打在车窗上,仍不住将车窗摇下。雨过天晴的哀牢山被云层包围,变得更加不可琢磨。在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里,云朵也在奔跑,你追我赶,嬉戏打闹,十分动人。

       车至南恩瀑布时,因人太多,无法再继续往前开,不得不弃车徒步前行。瀑布如一支白色水柱从天而降,摔打在巨石上激起一层层狂涛,浪花飞溅,散落如雪。瀑前人流不断,留影或自拍。我也加入其中,一改往日不爱拍照的习惯,留影纪念。

      石门峡前的空地上停满了车辆,行人往来不断。有人前一天赶到山上住进酒店,一边欣尝哀牢风光,一边品尝哀牢美味,一天的行程可以用作两天,尽情享受,不慌不忙。进入石门峡,往前行进,光线逐渐变暗,越走越深,路在绝壁处随着山势的变化而变化多端。路窄处遇到回转的人错不开身,得一人停下,让另外一人先过。高处,参天古木笔直向上,藤条缠绕丛林灌木,藻类、蕨类、苔藓重重叠叠铺满石壁山崖。一山分四季,隔里不同天。由于山高,气候垂直分布明显,南亚热带、中亚热带、北亚热带、暖温带、温带、寒温带,植物也因气候的不同而分布不同。一路前进,一座山带你领略春夏秋冬,怎能不令人拍手叫绝。

       从石门峡出来,已近中午。杨明说:“我们去吃哀牢腊肉。”腊肉的腌制需要很长时间,气温高在腌制过程中很容易变质,难以保存。这样的气候条件只有哀牢山才有。腊肉虽好,得到它却并不那么容易。哀牢山腊肉不同于皖南腊肉、徽州腊肉,这是一块金字招牌,闻着香,吃进嘴里肥而不腻,有嚼劲,或许还能吃出一些童年的味道来。

       陇西世纪庄园是此次游哀牢山的最后一站。人多车无法靠近,远远停在山崖上。杨明早已经买好门票在前方等我。杨明陪我走进庄园的天井,就不再往里走了。他已来过多次,对里面的景物烂熟于心。他找地方坐下来,等着我。屋子的主人虽已逝去,庄园却完好如初,屋内屋外各种陈设装饰依旧。主人的卧房、烟房、火房,以及所穿的鞋,与今人大相径庭,虽是百年,却已物是人非。主人是享过荣华富贵的,金钱、女人、权力,高高在上,无人能及。但这些都已经不在了,似乎也不重要。抚摸历经风雨的门窗,仰望傲立云间的飞檐,数着当年墙上的枪眼,独霸一方的枭雄,犹如历史的尘埃,早已灰飞烟灭。

       等到我转来时,杨明正昏昏欲睡,醒来问:“都看了么?”好像过了很久,感觉就像穿越了时间,经历了一场轮回,又回到现实中来。杨明说:“看完了,我们走吧。”由于要赶飞机,没能去成茶马古道,这是哀牢山不多的几处人文景观之一,只能留待下一次机会。人生总有缺憾,旅行也是如此,却未必就是坏事。



        

2.jpg

2.jpg

3.jpg

3.jpg

4.jpg

4.jpg

5.jpg

5.jpg

6.jpg

6.jpg

8.jpg

8.jpg

9.jpg

9.jpg

10.jpg

10.jpg

11.jpg

11.jpg

12.jpg

12.jpg

13.jpg

13.jpg

14.jpg

14.jpg

        2015年10月13日


sdf asdf asdf asdf
开心小妞 发表于 2015-11-12 18: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看见哀牢山
平安!健康!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新帖
 

宣城论坛   宁国论坛   广德论坛   郎溪论坛   泾县论坛   绩溪论坛   旌德论坛

|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宣城  

Copyright © 2005-2020  宣城壹宣品牌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